素心蕙兰美声‖红尘如烟彼岸何处

时间:2019-09-07

  借着秋日里的几许微凉,紧握手中的酒杯,浅酌些许,来暖心口的疼。假若,那似水的长情,仍在传说之外,那么,请不要扰乱我平静的脚步,击伤我薄如蝉翼的梦境,好吗?

  那些逝去的岁月,洗礼着过往的尘埃,或许可以带走韶华,却难改初心不变。记忆是一樽清酒,于漫长岁月中,醇厚,芬芳。入口即暖,馨香四溢,我在,你也在……

  多少人,明知情深是蛊,却还是欲罢不能?多少情,明知后路荒芜,却依旧难舍难分。虽说,我们不能因为月有缺的时候,就说月亮不是圆的;不能因为日有食的时候,就说太阳不是永恒的。可是,如果月圆一时,月缺无尽时,你是不是还会坦然那月圆之瞬?如果你不可救药地习惯了太阳的温暖,乌云却不可避免的隐秘了太阳的光辉,你又该如何自暖?

  世间凡事祸福相倚,苦痛交融。除非你做好了心痛的准备,否则切莫轻易触动情肠。你可知那是毒药,触及之时,动人心魂。而后,便有可能就是蚀骨的刺痛与凄楚。人都说失去了才懂得珍惜,可你是否发现,得到后才开始了懈怠?

  其实,谁都没有变,之所以会感觉到莫名的失落,是因为情感的萌生附带了很多不由自主的期许。当心间的情感,超越了理智所控的范围,纵是前路荆棘,也难耐不能自已。

  遇到一个人需要一分钟,爱上一个人不过一瞬间,可是忘掉一个人,却是一辈子都未必能及。又该如何拿出昔日冷傲,抗拒满心的情之使然?

  如果能以离世的姿态,伫立尘世之巅,感受这伤态万千,就不会觉得人生这诸多时候的可悲可叹。反而,可能会觉得那些伤痛都能开出花来。或热烈,或素净,或浪漫,或芬芳,或浅淡,或浓郁,远远近近,浓浓淡淡,给人不同的心灵感受。

  其实,人生本如此,谁不曾年轻,谁不曾懵懂。夜那么深,风那么冷。情那么真,心那么痛。

  如果我是风,请让我穿越夜的凄清,漫过四季如歌,追随你的身影,无罪相守。如果我是雨,请让我心似雨柔,滴滴倾诉,飞渡咫尺天涯,不离不弃!

  牵起绵延久远的情愫,那份纯真,伴着今日的情深,交织成内心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愁,撩拨着看似安然平静的心湖。视线凝眸处,却是一片模糊。许久不曾悲伤,却也无声落泪。泪过凝成霜,离别无尽殇。

  沉迷一段情,就注定为情所困。恋上一个人,就笃定一场情之所钟。一个人伫立,回首。面对季节的轮回,我们是否记得留给彼此一个转身的余地,让缘分也经历一场命定的轮回?如果眷恋是苦,我已无处可逃。就让我把这份情长,伴随相思无助,于岁月的漫漫无期,煎熬成酒,邀月独饮!不要问我是苦还是涩,纵是酒入愁肠如芒刺,我也无言!

  阡陌红尘,不过梦一场;相爱至深,不过伴一程。人生依依,眺起对未来的张望,远方的路依旧迷茫而漫长。岁月把柔情化作泪水,淹没在滚滚红尘,而深埋在雾霭的记忆,依然那么清晰。喧嚣的盛景,掩饰岁月的沧海桑田,留下谁的哀叹,彷徨于那灯火阑珊处。

  盘桓在记忆里的画面如此扶疏,回忆却是一条走不完的悲伤之路。将一地的碎心拾起,信手捻来一片飘逸的花瓣捧在手里,浅浅地忧伤如一丝凉风在空中弥漫。搁浅记忆散碎的时光,我顺着曾经有你的地方,回望,那些有过浪漫的清浅时光。

  生命,是一场孤独的跋涉,一个人走,一个人跑,一个人流浪;一个人哭,一个人笑,一个人坚强。一场磨难,是一场洗礼;一场伤痛,是一场觉醒。走过,累过,哭过,才会成长;痛过,苦过,悲伤过,才会飞翔。

  窗外,寒蝉凄切,对长亭晚。秋雨初歇,却越来越冷。看着满地残花落尽,憔悴损,一阵寒风拂过,堆积的落叶随风飞扬、飘散,亦是不知该何去何从。也许,飘零,才是最好的归宿。只是那沙沙的响声,犹如离别的序曲,就这样在冷冷的长街,婉约那一季的哀伤。

  临窗而立,沉默以对。锦瑟年华,寂寞清颜。经年的伤,总是在不经意间打开封印。说疼痛,好像已是无从言说;说不疼,亦是有些自欺欺人。剪一米阳光,暖心口的疼,雨洗纤尘,可以将一切都涤荡的干干净净,澄澄澈澈。就连那些岁月的沧桑,都被冲刷的那么寂静,那么苍白。

  陌上红尘,到底谁是有缘人?自古多情空余恨。可是古往今来,能够逃脱红尘情劫的又有几人?纵然拥有,能够解读情爱真谛的,又有几人?

  也许,我们只是习惯性的演绎繁华,却总是忘记做好落幕的准备。曲终人要散,人走茶必凉,如果要不起,何如远离?

  纵然可以为爱低到尘埃,把一腔真心开成一树樱花,它也依旧难逃枯萎飘零的命运。樱花飞落,尚且可以等待下一次花期。而我们,却没有勇气追随樱花飘零的痕迹,去共赴一场死亡。曾道人开奖现场

  曾经沧海已桑田,我的薄弱之力,又如何可以做到力挽狂澜?人都说,结束一个故事,必将意味着另一个故事的开始。只是为何,那个已经濒临结束的故事,却不能如烟云过往,反而日夜将灵魂啃噬?

  或许,我们可以在阳春白雪的意境中,感受落雁平沙。却始终没有办法去回视自己的内心。那些还残留着余温的记忆,犹如一片汪洋,波涛汹涌,将你席卷,一遍又一遍。

  细数流年,那些走过的岁月,留下的足迹,深深浅浅地拓印在你已经疼痛的心田。绝对不是你想抹去,就可以似水无痕。起起伏伏的音乐,不知唱响的是谁的忧伤。我只知道借着半分醉意,掺着半分缠眷,欲语还休,欲寄无从。

  裹紧的外衣,无法阻挡侵袭内心的寒冷。我颤抖的心,震碎黎明的曙光。迷蒙的双眼,让我看不清前进的方向。受伤的灵魂,亦是让我忘记来时的路。

  几番飘零,几番辗转,纵是胸藏万丈烟霞,心也不得不随尘寂灭。如果红尘亦是菩提道场,那到底是要到何时,才能修得圆满?

  爱情从来就不是,你够好,别人就会惜你、爱你。有时候,就算你再好,别人也一样会不知所以。这不是你的原因,而是对方根本不懂分辨好坏。为何要寄希望于愚蠢的智商呢?他在乎的只是他所谓的重点,又何曾懂过你的坚持?

  我曾把放逐的灵魂,比喻成扬帆的回归船。天真地认为我放弃一切,就可以铸就一个永远属于自己停泊的港湾。为了筑梦,我甚至扔掉了船帆,丢掉了船桨,以至于此刻风雨飘摇,巨浪侵袭,任凭船身被无情的沙浪沙拍打成碎,我都始终没有了启航的资本,来潜逃厄运笼罩。

  午夜梦回,在那寂静无声的世界中,我听到迂回内心一声声的哀叹。人生最大的难题,不是没有选择,而是你该如何抉择。往前一步是荆棘,退后一步是深渊,举步维艰,我进退维谷。

  生活,从来就不是你心存美好,它就可以大爱无疆。我承认自己是一个爱做梦的人。可是,我携毕生挚诚,用这么多年的青春韶华,筑就的,不过是一场虚妄。如今,梦已碎,情亦伤,那些一直寄予在自欺欺人基础上的希望,将我击得遍体鳞伤,无以复加。

  从来没有像此刻这般无助,这般迷茫。都说山重水复疑无路,便可柳暗花明又一村。时光无涯,人生有岸。可是,为什么我翘首遥望,依旧看不到彼岸何处?

  站在光阴的渡口俯瞰嘈杂尘寰,万物遵循生命的轨迹,在命定的界限里前行。春花秋月,夏雨冬雪。草木经历荣枯岁月,虫蚁在弱肉强食的夹缝中求存。生命于我们,或许亦是短暂的一段路程。如同光阴的火,只一明一灭的距离;如同时光的花,一眼花开便瞬息荼蘼。

  而爱情,不过是荼蘼之间的产物。只是它太过具有吸引力与冲击力,可以在刹那之间让你只想一起到白头,也可以只朝夕之瞬,就足可以让深陷其中的人,饱尝辛酸苦楚。

  真情,是这个世界上最容易失去的东西,也是最难挽回的东西。也许一个人最好的样子就是静一点。哪怕一个人生活。

  穿越一个又一个城市,走过一条又一条街道,仰望一片又一片天空,见证一场又一场离别。让心被大浪风沙伤害过后,逐渐坚强,逐渐淡然。

  作者:心柔,原名谭成妍,中国散文学会会员,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会员,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。作品见各网络平台及报刊杂志。出版合集《散文经典选藏》,散文集《心柔若水》,《岁月很长,不必慌张》公费出版,全国发行。微信1956930265,微信公众号:XRxinyu。

  主播:竹子(微信:bambooking88)安般兰若签约主播,浙江传媒学院播音主持专业毕业,原浙江人民广播电台文艺台播音、主持人。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直播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